美术

当前位置:188金宝搏app > 美术 > 发明拓墨画和刘国松纸,使得艺术家们认为西方现代艺术更贴近生活

发明拓墨画和刘国松纸,使得艺术家们认为西方现代艺术更贴近生活

来源:http://www.syakkin3.com 作者:188金宝搏app 时间:2019-12-31 03:28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艺术家韩湘宁

五月画会成立于1956年,以大胆的创新精神、主张自由的创作题材、概念及艺术表现方式等成为台湾现代艺术最为前卫的艺术团体。五月的成员发现,一味跟随西方只会失去自我。于是他们从“全盘西化”的思想转变,开始尝试以中国传统为本位回应西方的现代化潮流,明确提出要走中国现代绘画的道路。刘国松提出——“模仿新的,不能代替模仿旧的;抄袭西洋的,不能代替模仿中国的”。他们更关注东方精神,在技法上不断实验创新,在没有人知道新国画是什么以及中国路线是什么的情况下,以一种强烈的企图心,要在艺术的形式与内容上表现个性和创造个人语言。

珠穆朗玛峰 刘国松

韩湘宁作品《黄山》

图片 4

4月23日,苍穹之韵刘国松水墨艺术展在上海中华艺术宫开幕。展览精选了台湾著名艺术家刘国松自1949年至2016年各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画作70余幅,较为全面地呈现了艺术家近70年的创作历程和成就。展览由中国文联、中华文化联谊会、台湾中华文化总会、上海市文联、上海市台办等机构联合举办,全国台联党组书记梁国扬以及董占顺、侯湘华、杨渡、施大畏、祝君波、李磊、林明哲等来自北京、上海、台湾等地的文化界人士出席开幕式。展览开幕前夕,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宣布,哈佛大学教授施扬、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台湾师范大学教授刘国松等10位华人学者和艺术家入选该院院士,刘国松的入选也是华裔美术家首次获得这一荣誉。

台湾作家三毛曾在《我的三位老师》中回忆韩湘宁是一个不用长围巾的小王子。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她的小王子周游世界后回到中国大陆定居,70多岁的韩湘宁依然留着朋克头,潇洒而又不羁。日前,韩湘宁以华人当代艺术活历史的身份被引介到大陆,艺术策展人王南溟相信,通过对台湾当代艺术史的探访,可以让中国当代艺术史的研究得到扩充和丰富。

五月画会首展

刘国松祖籍山东, 1932年生于安徽, 7岁时父亲在抗日武汉保卫战中壮烈牺牲,后考入国民党所办的抗日遗属学校学习; 1949年入台,因酷爱绘画考入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师从溥心畬、黄君璧、朱德群等名师。因不满于当时台湾画坛陈陈相因的局面,于1956年联合青年画友创立五月画会 ,推动台湾美术的现代觉醒; 1961年后,他意识到模仿新的不能代替模仿旧的,抄袭西洋的不能代替抄袭中国的 ,回归水墨实践,主张打破文人画大一统的格局,引狂草笔法入画,并不断发明了包括拓墨法、渍墨法等各种技法,研制刘国松纸 ,提出革笔的命革中锋的命等观点,在上世纪60年代大张旗鼓地掀起了一场现代水墨运动; 1972年至1992年他执教香港中文大学美术系20年,推动了香港现代水墨绘画的蓬勃发展; 80年代初,他应邀回大陆交流办展,其面貌一新的水墨画风对改革开放之初的大陆新水墨的发展起到了十分关键的推动作用。由此,刘国松也被称为现代水墨之父 。

台湾作家三毛曾在《我的三位老师》中回忆韩湘宁是一个不用长围巾的小王子,夏日炎热的烈阳下,雪白的一身打扮,怎么也不能再将他泼上颜色。而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她的小王子已经70多岁,却依然喜欢一身雪白的装扮,留着朋克头,潇洒而又不羁。

当时的西方正是现代艺术火热之时,台湾社会深受西方欧美思潮文化冲击,加之中国传统绘画的陈旧老套,使得艺术家们认为西方现代艺术更贴近生活。五月画会在成立时,主张反对传统水墨与印象派的画风,全盘西化,将巴黎的五月沙龙作为偶像,起名“五月画会”,其外文名称即巴黎五月沙龙的名称——“Salon de Mai”。他们组成的学会,每年举行一次画展,会员必须在艺术学校毕业。其主张:一、画展不卖钱,纯属艺术方面的欣赏与观摩。二、希望前辈画家们能重视青年人的创造精神,不要用一成不变的规范去拘束活泼的创造力。三、有些本省画家认为师大艺术系毕业同学往往用非所学,所以学画是生命的浪费,现在他们要以事实来证明那是偏见。

展览以时间为轴,依次展示刘国松不同阶段的创作脉络。这次展出最早的一件作品《妈妈你在哪里》即为1949年所画,刘国松介绍说:那时我刚刚到台湾去读高中,晚上上完自习之后,离睡觉还有一段时间,想妈妈,就跑到学校外面那个田埂上坐着哭。我就把它画了一张水彩画。而那个水彩画很小,是画在一张明信片的反面。 展览的第一部分还展示了其在台师大学习时期的习作和早期受西方表现主义影响的作品,如《裸女》等,也展示了60年代初期的草书实践,在那一阶段中,刘国松绕开传统文人画的笔墨,而是受到中国碑帖的影响,发明拓墨画和刘国松纸 ,作品中苍劲有力的草书 ,是其先将墨涂在另一张纸或画布上再拓印在画面上的结果。

日前,韩湘宁以华人当代艺术活历史的身份被引介到大陆,喜马拉雅美术馆将以韩湘宁为起点,推出进或退:华人现当代艺术史与台湾的系列展览。而在发布会外的咖啡馆中,这位上世纪60年代台湾五月画会的参与者,一袭白衣的老先生接受了《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的采访。

“五月”与“东方”——学院与民间的觉醒

汨罗江水 刘国松

谈台湾艺术沿承

六十年代的台湾现代绘画运动是用“抽象”扭转了民初“国画革新”以来局限于以写生、写实为手段的固定思维,解放了具体形象的束缚。抽象的笔触,纸渲墨染的趣味,构成台湾六十年代“抽象水墨”的创作主调,也将“抽象水墨”真正提升到“中国现代画”的高度。

展览的第二板块围绕刘国松著名的太空画系列展开。太空画始于1969年,当年,阿波罗号太空船离开地球,宇航船所拍摄的太空照片引发刘国松创作灵感,完成《地球何许》系列。本次展出的太空画包括《午夜的太阳III》 、 《如来》 、 《月蚀》 等。在刘国松创作脉络中,太空画仅维持5年左右,却是其创作生涯的标志性系列,他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以太空为题材展开一系列创作的画家;近年来,由于中国神舟号飞船数次载人遨游太空成功,这位老艺术家又为此创作了一批太空画 。现代水墨和太空画 ,几乎被视为刘国松的两大标志。本次展览的主题即名为苍穹之韵 ,刘国松说,这是出于创作视点的考虑,过去中国画家画都是看到的、体验到的、感受到的山水,是站在地上来观察山水;而我的山水不仅有地面的视角,也有宇宙的视角,太空的思维 。

艺术评论:台湾的当代艺术从上世纪60年代末就开始了,最早的组织是五月画会和东方画会。能谈谈当时的情况吗?

“五月画会”的刘国松曾有一句大胆的放言——“革中锋的命”及“革毛笔的命”,此言一出激起整个台湾画坛的层层波浪。刘国松坚持这一艺术主张:“凡笔墨所不能表达者,必另选工具,另觅材料,另创技法,另辟蹊径。”他强化除毛笔以外的各种实验力度,比如对画面肌理的大胆探索。有人形容刘国松的画室简直是一个实验室,对于一位全身心投入现代抽象水墨画探索的艺术家来说,传统的作画用具——毛笔不再是唯一表达技法的最佳工具,宣纸也不再是唯一表达水晕墨彰的材质。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刘国松开始水拓法实验,并将渍墨画延续至90年代以后。2000年后,他先后前往九寨沟和西藏,两处胜景都为其拓宽了新的创作领域。 《九寨沟系列》采用宣纸叠加描图纸,受水的纸张鼓成一道道痕迹,表现水波的各种形态和效果。这一系列刘国松追溯古人早已失传的水画 ,以水画水,引进硫酸纸等不同媒材入画,是他画室就是实验室这一主张的集中体现。而西藏之旅使其作品充盈着磅礴的气势,那些被美术评论家称为英雄山水的澎湃山脉形象,是大墨玄黑与白线张力的交响乐章,这一系列创作一直延续至今,比如《雪冈山痕皆自》 《喜马拉雅山的一天》等。

韩湘宁:那个时代,我们没有美术馆,只有一个历史博物馆,一个艺术馆,那个艺术馆非常小,也没有画廊。从事当代艺术,就靠几个朋友,组一个团体。跟中国的星星画会有点类似。但我们是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了,可以说是台湾当代艺术最早的两个重要团体。

图片 5

作为一位以革新为理念的艺术家,刘国松致力于打破传统笔墨语言程式规范的底线,提出中国画的现代化革笔的命革中锋的命等一系列主张,在艺术界掀起轩然大波;创作中,刘国松视画室为实验室 ,发明水拓法、拓墨法、渍墨法等技法,引入拼贴,制作刘国松纸 ,这也是主张千锤百炼的传统中国画在技法上难以接受的手段。其一生创作不断遭遇质疑,甚至引来了当时台湾保守势力的打压,甚至差点丢了性命 ,刘国松说,他们使尽各种办法,但我屹立不倒 。展览期间举办的刘国松:绘画七十年讲座上,已步入85岁高龄的刘国松亲自主讲,并和旅美策展人沈揆一、大陆美术评论家朱虹子、台湾作家蔡诗萍等对话,探讨其一生为艺术拼搏的历程和创作的体会。面对逆境,刘国松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把建立新的中国绘画传统变成了一种信仰 。在刘国松看来,艺术的本质在于创造 。近年来越来越多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机构关注到了现代水墨的发展和成果,不少博物馆和美术馆都举办过大型的现代水墨展。现代水墨的生存空间已大为改观,这是我感到欣慰的。 刘国松说。

五月画会是我的学长刘国松他们创办的。那一年我才从师大艺术专科毕业,他们从毕业展中间去选他们的会员,邀我加入,我当时是年龄最小的。当时还有庄喆、郭豫伦、顾福生、彭万墀、胡其中、冯钟睿、陈庭诗等人。我们当时参加了好几次国际性的展览,五月画会每年也会办一次展览,那时大多都已是抽象性的作品,同时也以中国现代艺术的名衔在欧美国家多次展出。

东方画会代表、台湾近代艺术之父李仲生作品

现在,我的老战友夏阳定居在上海。他是东方画会的成员。他总是讲东方五月,我讲五月东方,争了半个世纪。后来夏阳去了巴黎,我去了纽约。而今,我们都在中国大陆定居了。

作为与“五月画展”同年诞生的“东方画展”,是战后台湾美术发展史上的重要的一环,视此改变台湾艺坛创作气氛、开展现代绘画运动的重要里程碑之一。由欧阳文苑、夏阳、吴昊、萧明贤、陈道明等八人成立“东方画会”,并于十一月举办了“东方画展”。相比较而言,“五月画会”聚焦于出身师大艺术系的学院派,而“东方”画展则来自于民间派,像霍刚、萧勤、李元佳、陈道明、萧明贤等人都是李仲生的学生。五月画会的刘国松,拥有一份对现代艺术“抽象”倾向的信仰与坚持,通过不断的作品实验与文字宣扬,使“抽象”成为六十年代台湾前卫艺术最鲜明的主调,推动“现代水墨”成为战后台湾艺坛影响最深远、成果最为丰硕的一个发展脉络。东方画会则在属于东方的传统中寻求可供参考与消化的养分。他们一开始便用一种相当多元的态度,进行自我风格的构建,取材和风格都相当多样化。这使“东方”的画家们各自形成特别且深刻的创作风格。其主要代表人物有萧勤、霍刚、吴昊、朱为白等人。

在国外,我们不会计较中国的当代艺术到底是从八五开始,还是八九开始,或者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术史不是某个人去写了,就算数了。美术史是艺术家创作,之后由后人片片断断进行整理的。

五月画会的成员

艺术评论:在大陆,我们一般认为中国的当代艺术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而在台湾实际上要更早。

“那时候五月画会的成员还是初生之犊,个个意气风发,一股新锐之气,猛不可挡,给当时保守的艺术界确实带来一阵震撼。”

韩湘宁:是的,一般讲到中国美术史,常常忽略台湾艺术,只有吕澎在他的书中把台湾放了一个很小的部分。

——白先勇

实际上,后来,在台湾,我们这些外省人又被看做是外来的,艺术史学者在写台湾艺术史的时候,又有些把我们这批人淡掉的意思。李登辉开始,本省画家就备受重视。台湾艺术家说,我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非常有名,因为政府支持我们,其实不是这样的。

图片 6

艺术评论:离开台湾后对台湾艺术界关注吗?

第六届“五月画会”成员合影

韩湘宁:关注。台湾后进艺术家对我也很好,台湾几代艺术家我都很熟。

图片 7

接下去来讲的话,我们离开之后,画会就比较少了。主要是一些展览空间,一个是伊通公园的,一个是二号公寓,他们两个空间的艺术家。然后又有零零碎碎很多画家。有录像作品,也有具象的,他们叫悍图社,以平面绘画为主。也有很多观念性质的。还有一个离开台湾很久,在观念上最有名的,是谢德庆。这些不同风格在上世纪60年代还没有,70年代、80年代,每个时代爆发出的萌芽不同。

胡奇中

水墨,不是东西

Hu Chi-Chung

艺术评论:台湾最早的抽象艺术是由李仲生及你们这批师大艺术系的毕业生发起的。

五月画会重要成员,台湾现代绘画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1959 年即在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展出,多次参加圣保罗双年展。1971年移居美国,胡奇中创作别具一格,在油画颜料中加入细沙增加画面立体感,并在西方艺术观念里融合东方美学。胡氏作为“五月画会”其中一重要成员,其将西方抽象表现概念融入东方美学之中,画面糅合了中国传统水墨画构图的风格以及留白等的技法,呈现出梦幻、浪漫的唯美气息。

韩湘宁:台湾的抽象艺术发展是比较早的,有许多重要的艺术家,包括旅居巴黎的朱德群都与台湾很有渊源。后来许多年轻艺术家有了出国的想法,号称世界艺术中心的巴黎、纽约是首选之地。我去的是纽约,那是1967年。因为我始终觉得我们亚洲艺术整体上太保守了,需要出去看看、走走。在纽约的那段时间我在美术馆和画廊看到了很多东西。有一个作家讲得很好,就是说纽约培养了我们的世界观。这世界观更加固了我既有的不是东西的观念。

图片 8

艺术评论:您到纽约之后,创作形式有所改变吗?

胡奇中, 《Painting # 7109》, 106.7 x 132.1 cm,布面油画 , 1971

韩湘宁:纽约是非常重要的艺术中心。我到那里的时候,波普艺术、极简主义艺术对我影响很大,人们称我为照相写实主义。其实,关于不是东西的整套想法,我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经建立起来了。只是媒材、题材会有不同,滚筒、喷枪、笔、摄影、录像、观念、行为都可以运用。

图片 9

艺术评论:谈谈您的不是东西的观点吧,您曾说过水墨不是东西。

胡奇中, 《Painting # 6910》, 137.2 x 91.5 cm,布面沙石油画 , 1960

韩湘宁:水墨是中国绘画的主要媒材,正如同油画是欧洲的绘画基本媒材一样。水墨画是以水墨为媒材的绘画作品,而水墨精神则应该是中国千余年绘画累积而成的一种神韵,19世纪工业革命之后,这种神韵逐渐渗透于西方艺术中,而这种神韵的媒材,也不限于水墨画,当前所有艺术创作者,能想到或已应用上的媒材,都可创造出具有水墨精神的作品。

图片 10

我最不能接受的是有人问我你是画什么画的,国画或西画?难道我用墨点或拓印地面去仿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就称之中国画,我再用同样的墨点画收租院人像或都市人群等现实生活的事件等,就被称为西画了?这种区别方法明显是错误的。

顾福生

无论古今中外,一件传世的艺术品,都需要具备三种基本因素,那就是:时代性、个人风格和持久性。例如,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充分表现出北宋山水的宏壮气势,莫奈的《日出》也充分表现印象派山光水色,二者同时也都具有个人的独特风格,而迄今仍被视为传世的杰作,那就是持久性。时代性包含了纵与横两种因素,纵的指时间,横的指地区。今天的当代艺术,已是没有国籍的世界艺术。

Ku Fu-Sheng

从前我们爱谈东西文化,但现在历史语境变了,我们再过分强调东西方的文化立场问题就有些可笑了。

五月画会重要成员,台湾现代美术的代表人物之一。顾福生的创作忠于自我,以探索生命意义为 主题,结合多元媒材,创作思想天马行空。画面中的人体多是变形,扭曲,拉长,构图紧凑而富节奏感。作品充满戏剧张力,感情充沛。对人性的苦闷,欲望,梦想及欢愉表现得淋漓尽致。

艺术评论:我们看到您用水墨拓印完成的《溪山行旅图》。虽然用水墨,但是又具有观念性。怎样看传统和当代的关系?

图片 11

韩湘宁:我的拓印不是传统的拓印方式。我用滚筒在地上滚,自然有拓印的味道。上世纪70年代我也这样做过。

白先勇于两岸出版的《台北人》、《纽约客》均以顾福生的画作为封面

我在上世纪60年代就反传统工具,明明是做版画的工具我用来画画。用滚筒当工具,拓印地面。地面的纹路,就是当时的素材。我觉得很重要,我选择城市的纹路。我旅行的城市很多,我觉得地上的纹路,窨井盖可以代表一个地方。最终还要以美学的方式表现出来。把一个实质的东西变出一个抽象的造型,我后来又假借了范宽的《溪山行旅图》。

图片 12

传统不传统我认为不重要。我绝对不是要反传统,但艺术要创造,绝对不能是原来有的东西去再复制。

顾福生,棕色的姿态,1962,综合媒材/纸,38x56cm

刘国松有一个观念,中国的当代艺术一定是水墨,我认为中国的当代艺术不一定是水墨,这就有一个很大的差别。所以他在推动当代水墨,而我并不一定强调当代水墨。现在年纪大了,也不会去辩论了。他有他的领域,受到了很多重视,我也有我的领域。

图片 13

技法重要,感受也重要

三毛与顾福生

艺术评论:谈到刘国松,我一直好奇他的画是怎么画出来的。

着名作家三毛则以“擦亮了我的眼睛”和“恩师”来形容顾福生对她的影响。三毛在高中时曾遭受学校老师以激烈手段公开羞辱,致使她将自己闭锁在家中超过三年,直到向顾福生习画之后,才重新启动人生。顾福生进一步将她的短文引介给白先勇,刊登在《现代文学》。短文问世之后,三毛紧抱新出炉的杂志,脸上尽是泪水。往后依靠文字驱逐内心抑郁,三毛逐渐走出“没有声音也没有颜色”的惨淡世界,最终蜕变为最经典的华人流浪文学作家。

韩湘宁:刘国松的水墨画是用一种特别的纸,可以通过抽掉纸巾中的线来呈现出白线。实际上,大陆一些学生看到刘国松的画作,他们不知道是依靠一种技巧弄出来的,就自己将这种形象完全依靠绘画的方式画出来。我觉得这种感觉更好。这就是原作和复制品的区别。有时候原作很重要,有时候复制品也可以。比如说,1970年代,我们知道波洛克等人都是通过复制品。有时候,复制品的影响甚至更好。因为我们看到复制品的时候,也许不能理解其技法,但能够体会到艺术传达的感受。

图片 14

艺术评论:您曾说过艺术史上没有革命。

刘国松

韩湘宁:黄燎原说美术史的革命都是在媒介上的不同。我说美术史上没有革命,只有革命影响了美术史。艺术家不会革命的,艺术家就是创造。

Liu Kuo-sung

世界上来讲,艺术最辉煌的时代,就是创造最自由的时代。从元明清之后,文人画垄断了中国美术史。我曾经在黄山发现一张有点乱真的画,光绪年代的。它把纸片什么都画出来,就跟现在照相写实主义有点像,但在那个时候,文人画当政的时候,这种画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但现在,我看来,是很好的艺术品。

五月画会的创办人之一,被誉为“现代水墨之父“,其划时代的艺术创作理论及艺术创新精神推动了中国水墨画的发展。刘国松借“五月画会”推动其现代艺术思想,并以此抗拒传统艺术。在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大二时,认为国画缺乏活力,便失去了对国画的兴趣,全部精力投注在西画的研究上,开始学习西洋现代的艺术新形式,接触了毕加索、夏加尔乃至抽象表现的波洛克。台湾全省美展开始,国画是传统国画,西画是以印象派与后印象派的画风为主,刘国松一方面急于闯出名声,一方面不满意保守的权威主义控制下的省展,便组建画会举办展览,刘国松抽象艺术的思想通过画会展览逐渐表现出来,这在当时以印象派和具象绘画为主体的台湾画坛来说,犹如晴空霹雳,造成了很大的骚动。此一时期受到康定斯基和克利的影响,随后一直寻求探索和实验各种新的技巧和表现方法。刘国松的艺术生涯,不但在台湾的美术发展上有特殊的意义,也在整个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占了一个很重要的地位。“从他考入师范大学艺术系开始至今的四十五年中,他一直都在开创新的艺术环境,自台湾到美国、到欧洲,又到香港及大陆,每一步在个人艺术上与全国发展上都有他的创造与贡献。”

编辑:李洪雷

图片 15

刘国松,有韶律的幻想 91.5cm×90.6cm 水墨设色纸本 2012

图片 16

刘国松,长海四季变化:九寨沟系列152 70cm × 422.2cm 水墨设色纸本 2009

图片 17

冯钟睿

Fong Chung-Ray

冯钟睿所加入的“五月画会”是当时锋头最健的画会之一,画友们频繁交流新观念,将绘画技能提升到创作观念的论辩层次,此时也正是战后现代性在台湾逐渐成熟的年代。冯钟睿一生追求创新, 大概在1966年,已经掌握了一系列新媒体创作技巧,混合水墨和压克力创作。1975 年他到美国后,发展出一系列拼贴作品,同时有感水墨粗涩厚重感不足,改用水溶性的压克力颜料,既能够像油画般使用,也可以调稀像水墨﹐1990年以后还尝试把压克力涂于胶片上,再在画布上印出不规则几何图案,成为新画作的蓝相对绘画,冯钟睿认为压克力印画提供更大的空间,让他实验色彩、涂层、形态的多样性,有助他持续在形式和内容上做出突破。

图片 18

冯钟睿 《1975 1975-26》, 41.3 x 114.3 cm, 纸本丙烯, 1975

图片 19

冯钟睿 《1967-38-1967》, 水墨纸本, 54.5x93.5cm

图片 20

陈庭诗

Chen Tingshih

五月画会重要成员,台湾现代艺术发展先趋的代表性人物之一。其作品创作包括版画、水墨、雕 塑、书法等,被列名的亚洲艺术家(Art of the 20th century 法国着名艺评家 Ferrier 着)。作为中国近代版画创作之开拓者之一,陈庭诗幼年失聪却独创“甘蔗板”制作版画。作品中独有 的甘蔗板崩裂效果成为其标志性个人语言风格。并将西方艺术观念结合东方美学,呈现抽象与具象、传统与现代密切交融的视觉语言。

图片 21

陈庭诗, 《Day and Night No. 84》, 91x91cm, 木刻版画, 1983

图片 22

陈庭诗, 《Day and Night No.79》, 60x60 cm, 木刻版画, 1983

“五月画会”在大陆发酵

1981年,以刘国松为首的五月画会带给中国大陆水墨画坛的是一个外表宁静、内里激烈的“典范革命”。刘国松的水墨作品对中国大陆画坛的启发不仅仅停留在提供了新的视觉经验层面,更多是其在延续了中国传统文人水墨精神的前提下给后来陆的实验水墨艺术家开了一个好头。和“新文人画”的情形有点相似,将绘画的社会功能性撇开而重新关注起自身的问题,用传统材料和工具,重新审视传统,一部分艺术家渴求在这里继续挖掘传统文明的命脉,这就是同样在八十年代开始的水墨画的实验——“实验水墨”。1985 年在湖北武汉举办了“中国画新作邀请展”,邀请了一批当时创新水墨画水平的新锐画家,其中有吴冠中、周思聪、贾又福、谷文达、朱新建、刘国松等二十几位画家。

图片 23

着名艺术家 刘国松

纵观“五月画会”对大陆艺术的影响,刘国松来大陆办展览带来的影响不仅是作品的对人们的冲击,更多的是艺术上的革命精神。虽然带有强烈民族符号的笔墨传统让我们难以割舍,但从刘国松组建的“五月画会”开始,便一直致力于在传统与西方文化之中做出保留和选择,随时代而改变,创作出反映时代精神面貌的作品。从艺术史的发展角度来说,永远停留在一个特定时代就不能继续向前产生更好的艺术。而刘国松把“五月画会”的艺术革新精神带到了大陆,给大陆的艺术家很大的启迪,在表现手法和媒材等方面都有所变化,发展至今我们的现代艺术已然在国际艺坛中占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自由绘画”

对于绘画,你是否有勇气突围?

加入“非具象绘画研究工作坊”第二期

本文由188金宝搏app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发明拓墨画和刘国松纸,使得艺术家们认为西方现代艺术更贴近生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