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

当前位置:188金宝搏app > 书法 > 徐累一直游离在当代艺术和传统水墨之间,作为荣宝斋拍卖公司首次举办的当代中国水墨专场

徐累一直游离在当代艺术和传统水墨之间,作为荣宝斋拍卖公司首次举办的当代中国水墨专场

来源:http://www.syakkin3.com 作者:188金宝搏app 时间:2019-12-31 03:50

图片 1

图片 2

徐累《如影观》,65cm211.5cm,2011年

徐乐乐《阆苑千葩通景十二屏》以897万元成交

在5月嘉德水墨新世界专场中,画家徐累的《夜中昼》以149.5万元的高价荣登榜首。上周,徐累接受了专访谈到,创作时习惯听广播,与古典音乐的邂逅是场艳遇,广播中的新闻也能让他与这个世界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

当代水墨这四个字自5月以来在上海艺术界几成热门词汇,从上海美术馆、朱屺瞻艺术馆、多伦现代美术馆、证大空间等美术馆举办的一系列水墨画家个展与联展,到关于当代水墨的国际学术研讨会,而在艺术拍卖界,当代水墨专场也正呈方兴未艾之势。

谈市场

画家徐乐乐费时两年完成的国画《阆苑千葩通景十二屏》上周在荣宝斋2012春拍拍出897万元,作为荣宝斋拍卖公司首次举办的当代中国水墨专场,共收入当代画坛的中坚及新锐画家作品99幅,除徐乐乐作品价格创出其个人作品的最高纪录外,赵绪成的《墨积彩 》、田黎明的《裸女》以及刘文西、李延时的水墨作品均以高于估价甚多的价格成交。事实上,在今年的春拍中,嘉德与保利两大公司均大张旗鼓地力推当代水墨专场,其中,嘉德首次推出的新水墨专场水墨新世界总成交1380万元,成交率超过90%,徐累《夜中昼》以149.5万元成交。

内心要独立不畏惧落单

比较几大拍卖公司共同推出的当代水墨专场,也可以发现不少相异之处,如嘉德公司兼顾具传统功力的画家与当代水墨画家,保利更注重当代二字,艺术家阵容涵盖了谷文达、仇德树、杜大恺、徐累等,甚至包括方力钧、岳敏君等。而在荣宝斋当代水墨专场的艺术家阵容中,则更多的是有着相当传统功力的画家,如徐乐乐,是比较公认的受传统影响极大的画家,尤其对陈老莲得力尤深。

对于此次嘉德水墨新世界专场拍卖,徐累说:整场才1300多万,还不如别人的一张画。不过,新科的意义不在价格。

对于与嘉德、保利等的不同,荣宝斋总经理助理许娟对《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说:荣宝斋是中国书画界的老字号,一直注重画家的传统功力,所以我们的画家阵容确实是在当代水墨里比较传统的画家,但我们所要求的画作不仅要受传统影响很大,也必须要有个人面貌。以徐乐乐而言,历时两年、数易其稿方告完成的《阆苑千葩通景十二屏》是其在当代水墨实验和探索的代表作。此作中,作为审美对象的各种意象,如女仙、山石、花树、祥云等,无不或深或浅、或多或少、或隐或显地带有当时某种实验性水墨的造型异化、变形,人物的画法,也已经贴上了徐乐乐独特的标签。

作为当代水墨的艺术家,徐累一直游离在当代艺术和传统水墨之间。在这个尚未被广泛认可的当代水墨市场,他认为艺术家不能因为顾及别人的喜好而恐惧自己的落单。我不做时代的弄潮儿,我的兴奋点不是暴露在狂风巨浪的第一线,我在海岸的另一边慢慢走过来。徐累强调,内心是否独立,不是按蜂拥而至的时风作参考。

事实上,早在2003年荣宝斋就在北京推出当代中国画的专场拍卖。许娟坦言,当时的背景是当代中国画行情不是很好,很多人都盯着齐白石、傅抱石、徐悲鸿等名家的作品,而在创作界,其实当代水墨已经很火热了。现在看,推出当代中国画不仅是一种责任,与荣宝斋的定位也有很大关系。任何名家从出道到成名都有一个过程,关键是如何发现,比如齐白石刚到北京时,最初也不是太知名,现在也有一些艺术家与齐白石刚到北京时差不多年纪,而具体到荣宝斋,正好有这方面的优势。她认为,现在画家很多,收藏家群体也很多,但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齐白石、傅抱石的作品可以买,而且也不可能有那么多藏家买得起。在当代中国画方面而言,通过专业性眼光的发现正可以在这方面做不少工作,而且相比较而言,当代画家的真伪鉴定也容易多了。

上世纪90年代初,徐累从一个前卫主义者蜕变为现在的画风,既不合群,又不合调,大多数人对他的作品不屑一顾。他们觉得这些作品有什么好啊,不中不西的。现在还是同样的画,过去讥讽我的人又觉得它好了。我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时间改变了人们的想法。传统中的前卫,命运都有些相似。坚持多年的徐累今天终于修成另一条水墨变革之路,不少年轻的画家追随他的风格而成一种新的潮流。

事实上,相比较近现代书画与古代书画,当代水墨因其价格仍处于相对低位,鉴定容易,适合表达中国文化传统精神等优势而为不少收藏家所青睐。嘉德近现代及当代书画部总经理郭彤此前说:以我们的观察,之前关注当代的买家仍然在选择当代,每个时代都会有相应成功的艺术家,美术史或者市场都是由艺术家组成的,大家都在努力寻找未来的齐白石,能够代表一个时代的艺术家或者说艺术流派,都具备收藏或者说投资的可能性。

谈创作

嘉德的水墨新世界专场中,分为水墨格调、技艺造境、观念主义、向古美术致敬、图像的释义、移花接木、时代的邀约七个板块。嘉德方面此前表示,在挑选作品的同时,试图呈现的是新水墨的全貌,并且是有艺术传承的面貌,除谷文达、仇德树等,还包括了武艺、李津、徐累等艺术家。郭彤坦言:之所以做这个专场,一是处在市场调整期,市场和藏家都期待新的内容和面孔;另一方面,从去年开始,水墨艺术家的展览和活动开始多起来,切入这个领域,还是希望每个部分都有相对成熟的艺术家和新人。1960-80年代的水墨画家,似乎错失了当代艺术热潮的机会,处于比较安静、自我的创作状态,同时受市场关注度小,反而成就了他们的创作,在这个时候推出水墨新世界的专场实际上是顺理成章的事。

广播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尽管不少艺术投资人士认为新水墨今后在市场上被接受程度会越来越高,低估的艺术家也不在少数,但不可忽视的是,当代水墨画家中同样鱼龙混杂,如一些以当代艺术家名世者,部分作品在水墨方面几乎看不出功底所在,却也被拍出不菲的价格,包括部分涨幅过快的艺术家的作品背后,仍清晰可见资本操纵之手,从这一角度而言,投资与收藏当代水墨,面临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判别真赝那么简单。

徐累的作品常常以马作为原型,他认为马是一个象征,自由、灵动而且脆弱,把它安放在房间里是一种禁锢,这也正是徐累表达存在与现实的隐喻句式,他对绘画的修辞尤其感兴趣。徐累喜欢单纯直接的构图方式,即便情绪纠结,也有一种饱满。蓝是徐累习惯采用的主色调颜色,他认为,在虚张声势的热烈背后,他更亲近私密性的幽暗空间。蓝色深邃而安静,正好与他的画面气氛吻合。

编辑:admin

在创作时,徐累习惯听听广播,FM97.4频道每天中午推介一些古典音乐,这似乎已经成了无的放矢的艳遇。偶尔也听听新闻,让他与这个世界有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在徐累看来,广播是个奇妙的东西,能够提醒你生活在何处。一切信息都是流言蜚语,这对个人来说就像是时代的围城,更需要内心突围的力量。

谈艺术

有障碍才有逾越的快乐

徐累认为,这个时代是最好混的时代,也是一个最难混的时代,欺世容易,但破绽百出。徐累说完反问我是否赞同,我说不好说。徐累笑道:你是不好意思说吧。

在徐累看来,周围的艺术充分表现出今天的声色,但无聊的居多。

徐累对那些将才华浪费在即时娱乐的八卦作品上的艺术家感到可惜,他认为这种行销世界各地的当代模式是全球化的滥情,艺术全球化是西方话语权控制下的文化洗脑,它填平了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传统制式、个性气质、差异表现,让艺术变成一览无遗的坦途。艺术需要层峦起伏,有障碍才有逾越的快乐、发现的快乐,这是我们精神旅行的意义。徐累略微叹息,这也是我为什么坚持工笔画的原因,这是我们亚洲的传统,我们不做谁做?

编辑:admin

本文由188金宝搏app发布于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徐累一直游离在当代艺术和传统水墨之间,作为荣宝斋拍卖公司首次举办的当代中国水墨专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