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当前位置:188金宝搏app > 舞蹈 > 《纽约时报》中文网、《艺术论坛》中文网的特约撰稿人,ICI执行总监Kate Fowle

《纽约时报》中文网、《艺术论坛》中文网的特约撰稿人,ICI执行总监Kate Fowle

来源:http://www.syakkin3.com 作者:188金宝搏app 时间:2020-02-27 11:00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鲍栋(1979-)是工作居住在北京的中国新一代艺术评论家与独立策展人。2006年硕士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艺术史系。2005年至今,他在诸多艺术机构策划过大量的展览,受邀参加各种学术论坛及研究项目,并曾在中国多所艺术院校做短期讲学和客座讲座。2013年起担任A4当代艺术中心的顾问。他是《中国当代艺术研究》的编委,《艺术界》杂志的特约编辑与撰稿人,《纽约时报》中文网、《艺术论坛》中文网的特约撰稿人。他的文章还见于《读书》、《Yi Shu》、《艺术世界》、《艺术当代》、《今日美术》、《艺术评论》、《美术文献》、《荣宝斋》、《画刊》、《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英国Intelllect出版社)等期刊以及艺术机构出版物。2014年,他荣获美国亚洲文化协会(ACC)艺术奖助金,同年入围国际独立策展人协会(ICI)独立视野策展奖候选人。

当代艺术本质是观念艺术,当代艺术家的主要责任是贡献出智慧而不是手艺。杜曦云杜曦云,一个把中国当代艺术解读为当代文明+中国现实+艺术表达的知名策展人、批评家。对视觉作品敏锐准确的判断力,对历史和社会背景的重视,是他的鲜明特点。他策划了很多大型当代艺术展,并有很多犀利的文章广为传播。曾主编《艺术时代》等专业刊物,也曾发起和组织中国当代艺术金棕榈金酸莓评奖,近年来还担任《成都商报》艺术专栏主笔、《中外对话》的艺术撰稿人等。他强调在国际视野、当代文明的背景中判断中国当代艺术,在政治经济学的框架中界定文化。近期策展:2016B区:北京计划,BETWEEN艺术实验室,北京北京798诞生纪,宋庄美术馆,北京2015走向西部2-触底,银川当代美术馆,银川僭越,泰得国际艺术港,北京张承龙,《艺术品投资》杂志记者。杜曦云,第三届南京国际美术展评审策展人,批评家。1/张:策展人对一般民众而言还是一个陌生的术语,先请谈谈何谓策展人?这个身份在展览当中的重要性何为?您认为一个策展人最重要的素质或能力是哪方面?杜:我认为策展人最重要的能力是:在流动变化的复杂现场中,及时发现能触及当下核心问题的艺术思潮、艺术作品、艺术家等,通过学术命名和梳理、寻找平台、筹集资金,把理想变成现实。2/张:作为资深策展人,想先请您谈谈您一直以来的策展思路?一个好的策展在策展之初的预期和展览呈现上做到多少比例算是一个成功的展览?杜:在复杂多变的现场中,我也在不断试验,并集中精力关注那些围绕个体在公民社会应享有的权利展开工作的艺术家。当代艺术本质是观念艺术,当代艺术家的主要责任是贡献出智慧而不是手艺,智慧的观念、精彩的表达,是我选择艺术家时的重要标准。策展的具体目的是衡量展览成功与否的标准,每个展览的具体目的是不同的。展览越大,越是众人意志和智慧的共同参与,而且最初预期在复杂现场中往往会不断被打磨或矫正,这也是现场富有魅力之处。泛泛而谈的话,理想在具体实施时能兑现70%,就已经非常好了。3/张:您是如何理解本次美展的主题《HISTORICODE:萧条与供给》的?杜:人的所有问题,实质都是利益问题。经济的萧条直接而深刻的影响着每个领域的个体,当代艺术当然无法幸免。比如,中国当代艺术界的很多人,面对资本和强力时,这十来年严重透支了自己的尊严和立身之本,走到今天,如何能不萧条?!搞懂萧条的原因是什么,才可能积极供给、走出萧条。4/张:《HISTORICODE:萧条与供给》,字面上看,既涵盖历史意义,又要考虑现实问题,还引入经济学术语,但最后展览的呈现却是艺术的形式,这些复杂问题的交织在一起,您怎么看?毫无疑问,这些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您的策展思路有条主线,将会是什么,为什么?杜:文化、经济、政治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的整体,当代艺术本来就该既涵盖历史意义,又要考虑现实问题,还引入经济学术语,最后展览的呈现却是艺术的。大树上的一片叶子,如果拒绝承认土壤、水分、空气、阳光对它的滋养,那该有多无知而自大?我的策展路线是:个体在公民社会应享有的权利和目前遭遇的现状。艺术家首先是人,艺术首先是一种表达。人在生存处境中遭遇到了什么问题?有没有表达出来?表达的实际效果如何?这些,是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5/张:作为策展人您为此次南京国际美术展提名的艺术家最大的考量是什么?您希望最后的展览将到达一个什么样的预期?杜:对当下的文化、秩序有独立思考,以艺术的方式介入或表达。我希望他们的作品能有好的展示效果和传播效果,如果还能有经济回报,那就更好了,但这无法预设,更不能强求。6/张:南京国际美术展是中国民营艺术机构创办的国际性美术展,作为富有经验的策展人,您对这次整个策展团队是如何看待的?对民营艺术机构的运作有何期待吗?杜:我关注一个个精彩的个体,然后是个体们的合作方式。我希望民营艺术机构能多参照国际标准。7/张:在中国,专业的艺术展还远没有达到被普通民众接纳的程度,看展和参观的人群还是以业内人士和艺术爱好者居多,南京国际美展从创办时起的一大宗旨是要对普通民众进行艺术的普及和推广,但是今年的美展主题专业且学术性强,缺少像前两届如西方大师真迹展等亮点,作为策展人如果我们要向普通民众推广美展,您有没有好的建议和举措?杜: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不普通人和普通人,只有热爱智慧和美感的人、不热爱智慧和美感的人。尊重人的基本情感、说真话,这是当代艺术最重要的前提。有了这个前提的话,尽可能简洁生动、通俗有趣,不要用行会黑话把自己和别人都搞晕了。

一ICI执行总监KATE FOWLE

投搞邮箱:baodongcn@126.com

编辑:汪珂宇

导语:由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与纽约独立策展人国际(ICI)联合主办的未来的美术馆:策展与机构国际青年策展人工作坊北京精训项目刚刚落下帷幕,这是国内首次开展的策展精训,它为策展人提供提升策展思维的机遇并与行业领域内专业人士对接。课程组织由UCCA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艺术管理学系共同完成,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青年策展人专项基金将提供中国大陆公民奖学金赞助。项目期间将通过日程集中的研讨会、实地参观、单独会谈与圆桌讨论,来探索历史性的先例、新的典范以及新兴策展实践对艺术基础设施的影响。ICI的执行总监Kate Fowle作为这次课程的主讲者,与来自全球14位年轻策展人就全球策展人问题展开了激烈且精彩的讨论。雅昌艺术网为此特地采访了Kate Fowle,来探讨策展与机构的相关问题。

回策展公园专题页

图为: ICI执行总监Kate Fowle (ICI执行总监。2007-2008年,就职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任国际策展人。2002年-2007年,Kate是美国加州艺术学院(CCA)策展实践类艺术硕士项目的主任,该项目由她和拉尔夫-罗奥夫发起于2002年。1996年-2002年,Kate 参与创立了东伦敦的策展合作组织Smith+Fowle;1994年-1996年,在英国伊斯特本的汤纳美术馆任策展人。她还是多加知名艺术杂志的撰稿人,包括《Parkett》、《Modern Painters》、《Manifesta Journal》、《The Exhibitionist》以及《Frieze》等。

图为: 独立策展人国际 (ICI) 官网信息(独立策展人国际是连接新生以及知名策展人、艺术家与机构打造国际化网络,并通过展览、活动、出版和策展培训等项目促进新的合作形式。总部设立于纽约,协会为公众与实践提供公开门户是当今国际策展与展览发展的关键,激发着观看与融入当代艺术语境的新途径。自从1975年成立以后,独立策展人国际与来自全世界47个国家超过1000名策展人、3700名艺术家有过合作。)

二策展与机构国际青年策展人工作坊北京精训项目专访Kate Fowle

策展人是桥梁 我希望创造出自己的形式

KATE,您觉得策展人的角色是什么?

Kate: 策展人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一个像桥梁一样的东西。对于空间、作品、艺术家跟观众而言,策展人最大的角色和任务就是让这些东西能够达到一个均衡,并且能够巧妙的融合在一起。这种最重要的东西对于策展人而言就是要知道如何呈现这个作品和艺术、在哪里呈现、面对哪些观众以及怎样呈现。

那么对于您来说,作为ICI的执行总监、CCA策展实践类艺术硕士项目的主任,07-08年又在UCCA任职,您觉得自己作为策展人的时候,这些身份对您都有哪些帮助和束缚?

Kate: 其实一开始最早的时候我在英国工作的时候呢,我其实是在做展览助理,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考虑过在一个机构里面工作,因为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做的工作是什么,不知道自己是想要做一个展览还是要挖掘一个空间的价值。所以后来我和另外一个策展人一起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工作室就是以我们的姓命名的Smith+FOWLE。这个工作室是在东伦敦,我们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和很多机构和美术馆合作,做很多不一样的项目。那么在这几年其实我的确经历了这三个不同的时期,第一个在CCA做策展实践类艺术硕士项目主任教书的时候,我在教授如何做策展这件事情,那个时候是主要倾向于教一个研究所的课程,主要考虑的还是教学生如何做策划和策展这件事,之后来UCCA做策展的时候,是以一个国际策展人的身份,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负担的是如何做国际策展人之间的交流以及如何把国际的展览和国际艺术家带到北京来,第三个阶段到了ICI的时候,其实最主要的工作是做交流还有一些搭建平台和创造平台的工作,那么就真的是在做一种桥梁的工作就像前面说的那样,然后让不管是独立策展人还是机构策展人、国际策展人也好,让他们之间的一个交流的平台。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来说,不管是这些独立策展人的身份、机构的策展工作、学院的策展对我的影响,其实我不认为独立策展人这种说法是完全成立的,因为所有的关系都是互相的,所以身为一个策划人,你必须要自己去决定,你到底想要和某些机构发生什么样的关系,所以说这个是一个彼此的对应的相互的关系,所以说不存在真的独立于什么之外的模式。

那么,接着您的回答来说,鉴于这种关系的发生是相互的,那么您是如何选择与这些机构和相应的展览发生关系,您的选择标准是什么?

Kate: 那么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合作的机构他们的目标是什么,还有合作的人。而人其实是最重要的,因为最直接发生的关系来源于工作的人和人之间的对应和连接,而不是机构之间。

嗯,对,是来源于人和人之间的语境的交流。那么,在这种人和人的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种关系,策展人和艺术家之间的关系您是怎么看待和处理的?对于策展人来说,一次展览是不是也是策展人的作品呢?您的策展理念是什么?

Kate:对我而言,展览其实就是一种形式。那么这种形式我最希望提供的形式就是让观众有机会能够参与到其中去,这种参与我想让作品和作品之间,观众和作品之间还有艺术家和艺术家之间都是有空间和可以互动的,那我作为一个策展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让这个空间出来,然后提供给观众,然后让观众能够实际上在这个展览里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展览不是我的作品,但是确实是我创作出来的一种形式。

我的策展需要有叙事性和节奏感

嗯, 您的这种空间性让我想到了瑞士人Harald Szeemann,您所提及到的策展理念中的这种让位于空间给给观众参与是不是和Harald Szeemann在某种程度上有不谋而合呢?那Harald Szeemann所追求的展览如空间中的诗歌,那么对于您来说,是怎样理解和处理这种空间性和持续性呢?

Kate: 嗯,很好的问题。也许的确在某个层面上来说我的这种空间性是像Harald Szeemann的诗歌感。但是对我而言更倾向于在空间的安排和在选择艺术家的这种问题上趋向更具体一些的东西,因为我更希望制造一些对话来代替这种空间让观众比较容易接受,那么所以我在每次选择艺术家的作品的时候也会非常具体,就是希望能直接达到具体的概念。这样说是因为我觉得诗歌其实还是只有一种单一的叙事的声音,而我希望的东西是有对话的。而且我希望呈现出来节奏感,这种节奏感表现就是一些强弱、舒缓和刺激的感受对于整个展览来说。

编辑:李洪雷

本文由188金宝搏app发布于舞蹈,转载请注明出处:《纽约时报》中文网、《艺术论坛》中文网的特约撰稿人,ICI执行总监Kate Fowle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