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

当前位置:188金宝搏app > 戏剧 > 刘振夏是谁,刘振夏(顾振夏)出生在江西上饶附近的一个叫铅山的小山村

刘振夏是谁,刘振夏(顾振夏)出生在江西上饶附近的一个叫铅山的小山村

来源:http://www.syakkin3.com 作者:188金宝搏app 时间:2019-12-31 03:37

图片 1

  刘振夏是谁?

刘振夏人物画展亮相中国美术馆

1980年,黄胄先生到苏州工艺美术局培训班讲学,刘振夏(右一)跟随了一个月,大长见识。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美术理论家郎绍君就赞誉他的画实在动人,著名人物画家方增先称道他的造型能力比之现代画家的优秀者,他是堪称优秀者的。然而,此后30年他远离画坛,奉行四不主义(不发表、不展出、不卖画、不应酬),隐居苏州古城里弄之间,潜心致力于水墨写实人物画的创作和研究。

刘振夏人物画展亮相中国美术馆

早年成名,潜心作画,沉寂近三十载,古稀之年的苏州画家刘振夏带着一批力作重回人们的视野。由苏州市人民政府、江苏省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中国画学会、中国文化传媒集团共同主办,苏州市文联承办的“寂寞修正果——刘振夏水墨人物画展”将于2012年8月21日至29日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展出刘振夏历年创作的绘画精品约180幅。这是画家“30年磨一剑、寂寞修正果”的艺术成就的一次综合呈现,也是当代水墨人物画领域值得期待的一次大展。

8月16日,中国画学会在京召开刘振夏水墨人物画展新闻发布会。据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秘书长孙克介绍,此次展览分“西北风情”、“远去渔歌”、“难忘印度”、“古风传奇”和“朝夕采撷”五个部分,全面展示了刘振夏水墨艺术的探索成果和独特造诣,绝大多数作品是首次与观众见面。长6米多、宽2米多的巨幅作品《大漠鼓乐》于展览前夕创作完成,也将在此次画展亮相。

刘振夏,1941年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历任苏州工艺美术职工大学校长,苏州市文联主席、名誉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江苏省委副主委、苏州市委主委,全国政协委员,苏州市政协副主席。上世纪80年代初,他以《渔婆》等作品享誉画坛,美术评论家郎绍君赞誉他的画“实在动人”,著名人物画家方增先称道他的造型能力“比之现代画家的优秀者,他是堪称优秀者的”。然而,此后30年,刘振夏远离画坛,奉行“四不主义”(不发表、不展出、不卖画、不应酬),隐居苏州古城里弄之间,潜心致力于水墨写实人物画的创作和研究,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不辍追求新的艺术高度。

刘振夏生活经历坎坷,幼年丧母,在国民党任职的父亲远赴台湾,他跟随外祖父母长大,在“文革”中因家庭出身而遭受种种磨难。他为人诚恳,处事豁达,嗜画如命,尤其酷爱人物画。他毕业于苏州工艺美术专科学校,在学生年代便打下坚实的造型基础。几十年来他东寻西找,上下求索,树立了清晰、明确的目标:用绘画为当代人写照。他笔下的人物形象都是普通人,富于深刻性、典型性、生动性、趣味性,不仅画出了人物各自的“味道”,而且凸现了人物迥异的个性,使人过目难忘。他把中国画的写意精神用于人物画,看似随意而又酣畅的笔墨中充满情趣。他的画外松而内紧,一气呵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水墨风格。

方增先于1981年、2005年、2009年三次撰文评介刘振夏的艺术。他在《寂寞修正果》一文中写道:“听说搞艺术的人如果真能得道,往往‘耐得寂寞’。‘耐得寂寞’这四个字每个人理解都不一样,或许要能够读懂刘振夏,就能够理解其中的真正涵义。”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在看过刘振夏近作后表达了由衷的赞佩,认为他在写意和写实、造型和笔墨的结合上取得了独到的成就,达到了新的高度。美术理论家邵大箴著文《优秀者中的优秀者——人物画家刘振夏》,称赞其作品的过人之处是“既有速写的生动性,又有创作的严谨性;既有视觉的感染力,又有耐人品评的品格”,并指出:“刘振夏在艺术上的成功除了他不凡的天赋、勤奋和悟性之外,‘耐得寂寞’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这对我们当前的美术界应该是启示良多。”美术史论家薛永年著文《出色成就,艰难探索——刘振夏的水墨人物画及其启示》,称刘振夏是“后半个世纪中新时期至新世纪初融合中西派的翘楚”,“在新时期的画坛上,刘振夏是个天分很高、命运跌宕、成就突出、又善于把握命运的奇才”,他的作品风格“兼有南秀北雄,可谓雄健、峻拔、遒润而朗畅”。

孙克在发布会上表示,作为主办单位之一,中国画学会有责任和义务帮助那些德艺双馨、有崇高理想和杰出艺术成就的艺术家,推动中国画的时代性发展,提升中国画在世界文艺格局中的应有位置。孙克指出,刘振夏在30多年里甘于寂寞,不为名利繁华所动,不应酬,不卖画,全身心投入艺术,非常了不起。绘画本是“寂寞之道”,今天的社会不但“应酬”多,更有“市场”“金钱”“权力”在强力地影响画家们的方向。当下人们纷纷感慨画界浮躁之气弥漫,不利于好作品出现,也不利于青年画家成长。当此之际,我们确实需要引导青年们建立正确的艺术观、价值观,刘振夏对待生活和艺术的虔诚态度为画坛树立了好榜样。

刘振夏在发布会上说:“对人生意义的选择有多种多样,我选择了一条仅适合于我的道路。我明知名利有可爱之处,由于能力和精力有限,为了实现我的目标,鱼和熊掌不能兼而得之,我宁愿摆脱市场的利诱,无所羁绊地画我之想画。”他表示,画家就像果农,所种的水果不止供自己品尝,让更多的人分享是最快乐的。此次画展是他对画坛师友、对家乡苏州的汇报展。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兼中国文化报社社长刘承萱认为,在炒作之风盛行的当下,刘振夏低调做人,潜心作画,甘于寂寞,数十年如一日执著追求艺术的超越,这种精神难能可贵,值得推崇和弘扬。

《情画未了》,刘振夏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年版。该书装帧、版式、插图、文字全部出自刘振夏之手,堪称一奇。

  他本姓顾命运坎坷

1987年春,在加拿大温哥华,刘振夏和分别近40年的父亲顾贯云团聚。

  不平凡的艺术,源于不平凡的人生。

刘振夏是谁?

  1941年,刘振夏(顾振夏)出生在江西上饶附近的一个叫铅山的小山村;4岁时母亲因车祸遇难;9岁时父亲去了台湾,他随外祖父一家定居苏州,改姓刘。生活贫困,但他天性喜爱画画,曾卖冰棍、捡烟头以购买画具。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美术理论家郎绍君就赞誉他的画实在动人,著名人物画家方增先称道他的造型能力比之现代画家的优秀者,他是堪称优秀者的。然而,此后30年他远离画坛,奉行四不主义(不发表、不展出、不卖画、不应酬),隐居苏州古城里弄之间,潜心致力于水墨写实人物画的创作和研究。

  跟着头戴历史反革命帽子的外祖父母生活,年幼的刘振夏心中一直充满着疑问:爸爸、妈妈去哪儿了?外婆和大姨妈很少向他提及妈妈,她们用尽一切爱抚来疼他,以替代他的妈妈。外婆保留着妈妈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在他30岁时才交给他,并讲了妈妈当年遇难的情况。而关于爸爸的疑问,直到几十年后收到大洋彼岸的来信时才有了答案:原来,他的父亲是国民党军官顾贯云(祝川),他的堂伯是抗战时期国民政府第三战区司令长官、蒋介石政权到台湾后的国防部长顾祝同。1987年,父子骨肉终于在加拿大温哥华团聚。虽然他是家中的独子,但他未遵父亲的希望按家谱改回姓顾。他更未留恋海外的生活,匆匆赶回苏州。

由中国文化传媒集团参与主办、中国文化报作为支持媒体的寂寞修正果刘振夏水墨人物画展将于2012年8月21日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兼中国文化报社社长刘承萱先生对刘振夏先生30年磨一剑、寂寞修正果的精神表示赞赏。他认为,在炒作之风盛行的当下,刘振夏先生低调做人,潜心作画,甘于寂寞,数十年如一日执著追求艺术的超越,这种精神难能可贵,值得推崇和弘扬。

  文革十年,他因家庭出身被隔离审查,打入牛棚劳动改造,以只专不红、偷听敌台、企图叛国投敌等莫须有的罪名受到批斗和关押,遭受种种的迫害。1978年,终获正式平反。在那段风雨岁月中,他的很多亲人离世,有最亲近的小姑姑,最热爱的外公。

刘振夏选择的艺术道路或许仅适合他自己,但他淡泊名利、远离市场喧嚣、全身心投入艺术创造的品格和精神,对于广大读者、艺术家、艺术爱好者都会有所启示。

  青年刘振夏因为自卑和孤傲,在感情生活上历尽悲欢离合,三次恋爱之旅都以悲剧结束。第一次是他与同单位的美人的初恋,但由于种种原因,懵懂的爱情还在含苞待放时就凋谢了,美人没有成为他的新娘;第二次恋爱虽修成正果,却因性格不和和文革之故导致分手;第三次是他和志趣相投的女学生相恋,曲折离奇的遭遇,使两人未能结成秦晋之好。他屡受挫折,心灰意冷,甚至觉得恋爱、婚姻、家庭都和他无缘。幸运的是,在困境中,一个善良纯朴的农村姑娘接纳了他,多少抚平了他在文革中遭受到的伤痛,也为他日后在艺术上的成功创造了温暖的家庭环境。

他本姓顾,命运坎坷

  命运多舛,苦难相随,然而这一切都没有打垮他,反而磨练了他的意志,坚定了他对艺术的无悔追求。

不平凡的艺术,源于不平凡的人生

  声名鹊起时淡出画坛

1941年,刘振夏(本名顾振夏)出生在江西上饶附近的一个叫铅山的小山村;4岁时母亲因车祸遇难;9岁时父亲去了台湾,他随外祖父一家定居苏州,改姓刘。生活贫困,但他天性喜爱画画,曾卖冰棍、捡烟头以购买画具。

  刘振夏自幼喜欢绘画,出于天性,真正使他走上丹青之路的还是性格。自幼没有父母,加之家境贫困,外祖父又是份子,因此处处觉得低人一等,只能悄无声息地生存。但他身上争强好胜的因子并没有消失,画画可以排遣情绪,还得到老师和同学的称赞,他自然越画越起劲。

跟着头戴历史反革命帽子的外祖父母生活,年幼的刘振夏心中一直充满着疑问:爸爸、妈妈去哪儿了?外婆和大姨妈很少向他提及妈妈,她们用尽一切爱抚来疼他,以替代他的妈妈。外婆保留着妈妈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在他30岁时才交给他,并讲了妈妈当年遇难的情况。而关于爸爸的疑问,直到几十年后收到大洋彼岸的来信时才有了答案:原来,他的父亲是国民党军官顾贯云(祝川),他的堂伯是抗战时期国民政府第三战区司令长官、蒋介石政权到台湾后的国防部长顾祝同。1987年,父子骨肉终于在加拿大温哥华团聚。虽然他是家中的独子,但他未遵父亲的希望按家谱改回姓顾。他更未留恋海外的生活,匆匆赶回苏州。

  中学时,他的水彩画《拙政园》入选民主德国社会主义少年儿童美展。这给了他以绘画为志业的巨大动力和信心。1958年,免试进入苏州工艺美术专科学校,成绩优异。1962年,分配至苏州工艺美术研究所桃花坞木刻年画创作室,为他探索人物画提供了方便。他经常下厂下乡体验生活,在苏州城郊各地写生,特别喜欢画水乡、渔民、村姑,积累了大量的速写,练就了敏锐的观察力和过硬的造型能力。

文革十年,他因家庭出身被隔离审查,打入牛棚劳动改造,以只专不红、偷听敌台、企图叛国投敌等莫须有的罪名受到批斗和关押,遭受种种迫害。1978年,终获正式平反。在那段风雨岁月中,他的很多亲人离世,有最亲近的小姑姑,最热爱的外公。

  1978年秋末,浙江美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方增先教授在苏州偶然看到了刘振夏的两张画,大加赞赏,并当即希望刘振夏能读他的研究生。虽阴差阳错地失去了这个机会,从此刘振夏视方增先为恩师。

青年刘振夏因为自卑和孤傲,在感情生活上历尽悲欢离合,3次恋爱之旅都以悲剧结束。第一次是他与同单位的美人的初恋,但由于种种原因,懵懂的爱情还在含苞待放时就凋谢了,美人没有成为他的新娘;第二次恋爱虽修成正果,却因性格不和和文革之故导致分手;第三次是他和志趣相投的女学生相恋,曲折离奇的遭遇,使两人未能结成秦晋之好。他屡受挫折,心灰意冷,甚至觉得恋爱、婚姻、家庭都和他无缘。幸运的是,在困境中,一个善良纯朴的农村姑娘接纳了他,多少抚平了他在文革中遭受到的伤痛,也为他日后在艺术上的成功创造了温暖的家庭环境。

  1981年,刘振夏在苏州办了第一个画展,朱屺瞻先生题写展名,方增先教授专程来贺,并写了序言。与此同时,上海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了专题片《妙在传神刘振夏和他的水墨肖像画》。翌年,上海中国画院邀请他到上海举办观摩展,老一辈画家朱屺瞻、程十发、王个簃、关良等人都光临了画展,给予了高度评价。接着,时任上海市市长汪道涵特邀他为美国旧金山市市长戴安范因斯坦女士画肖像。继而,画册出版,许多报纸、杂志、电视媒体纷纷介绍刘振夏和他的作品

命运多舛,苦难相随,然而这一切都没有打垮他,反而磨练了他的意志,坚定了他对艺术的无悔追求。

  诸多重量级的画坛名家对他的作品赞许有加。美术理论家郎绍君在《迎春花》上撰文《抢神及其他写给刘振夏同志》,称赞他的作品《渔婆》实在是动人,《张寒月》把悄然一动的表情所包含的内在精神捕捉于宣纸上了。方增先评价他的作品:他的画一是人物生动;二是造型能力强;三是水墨技法表现力好。如果说,刘振夏的造型能力比之古人高明而不算稀奇,那么,比之现代画家的优秀者,他是堪称优秀者的。上海中国画院院长程十发在《文汇报》上撰文《一朵绚丽的花刘振夏其人其画》,文中说:通过历史考验,表明评论作品的艺术标准不是画中人物的地位高下,而是艺术效果决定它们的价值。今天观赏了刘振夏的作品,此感尤深。刘振夏笔下画的都是些平凡的劳动者,神韵并现,泥土芬芳浓郁,时代气息强烈,给人一种清新的美感。

声名鹊起时淡出画坛

  按今天的眼光,大概没人会怀疑这不是一次刻意的人为炒作。然而,它确实并非炒作。其一,当时的社会环境,尚无炒作之风;其二,刚从牛棚出来的刘振夏,无权无钱,清贫如洗,甚至连纸张颜料都要省着用,他哪来的自我炒作的经济实力?那一轮的轰动,纯然是因为他作品本身焕发的魅力。

刘振夏自幼喜欢绘画,出于天性,真正使他走上丹青之路的还是性格。自幼没有父母,加之家境贫困,外祖父又是分子,因此处处觉得低人一等,只能悄无声息地生存。但他身上争强好胜的因子并没有消失,画画可以排遣情绪,还得到老师和同学的称赞,他自然越画越起劲。

  奇怪的是,正当局面最红火的时候,在名利双至的机遇前,刘振夏却来了个干净彻底的大隐退。之后近30年,除了家人,没有人能一睹其画作。

中学时,他的水彩画《拙政园》入选民主德国社会主义少年儿童美展。这给了他以绘画为志业的巨大动力和信心。1958年,免试进入苏州工艺美术专科学校,成绩优异。1962年,分配至苏州工艺美术研究所桃花坞木刻年画创作室,为他探索人物画提供了方便。他经常下厂下乡体验生活,在苏州城郊各地写生,特别喜欢画水乡、渔民、村姑,积累了大量的速写,练就了敏锐的观察力和过硬的造型能力。

  《情画未了》:奇人写奇书

1978年秋末,浙江美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方增先教授在苏州偶然看到了刘振夏的两张画,大加赞赏,并当即希望刘振夏能读他的研究生。虽阴差阳错地失去了这个机会,但从此刘振夏视方增先为恩师。

  刘振夏的师友故旧,等了20余年不见他的片纸,却等来了一部奇书《情画未了》,昔日秘不示人的画作也首次公之于众。

1981年,刘振夏在苏州办了第一个画展,朱屺瞻先生题写展名,方增先教授专程来贺,并写了序言。与此同时,上海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了专题片《妙在传神刘振夏和他的水墨肖像画》。翌年,上海中国画院邀请他到上海举办观摩展,老一辈画家朱屺瞻、程十发、王个簃、关良等人都光临了画展,给予了高度评价。接着,时任上海市市长汪道涵特邀他为美国旧金山市市长戴安范因斯坦女士画肖像。继而,画册出版,许多报纸、杂志、电视媒体纷纷介绍刘振夏和他的作品

  在花甲之年,刘振夏用了三年多的时间撰著了自述生平经历的《情画未了》。该书2006年、2007年在台湾、内地先后出版,令许多读者为之唏嘘、垂泪、感慨,因为它引起了读者对人间真情的共鸣。

诸多重量级的画坛名家对他的作品赞许有加。美术理论家郎绍君在《迎春花》上撰文《抢神及其他写给刘振夏同志》,称赞他的作品《渔婆》实在是动人,《张寒月》把悄然一动的表情所包含的内在精神捕捉于宣纸上了。方增先评价他的作品:他的画一是人物生动;二是造型能力强;三是水墨技法表现力好。如果说,刘振夏的造型能力比之古人高明而不算稀奇,那么,比之现代画家的优秀者,他是堪称优秀者的。上海中国画院院长程十发在《文汇报》上撰文《一朵绚丽的花刘振夏其人其画》,文中说:通过历史考验,表明评论作品的艺术标准不是画中人物的地位高下,而是艺术效果决定它们的价值。今天观赏了刘振夏的作品,此感尤深。刘振夏笔下画的都是些平凡的劳动者,神韵并现,泥土芬芳浓郁,时代气息强烈,给人一种清新的美感。

  在这部书里,作者坦坦荡荡把自己和盘托出,内中有对身世的娓娓讲述,有对恋情的深情忆念,有对十年噩梦的惊悚再现,也有对自己被称为画坛奇人姑苏一怪的种种剖白。有笑有泪,有情有义,一如他的水墨画作,在平实中显激情,在淡雅中求深意。令人捧读则不忍释手,掩卷则百感交集。喜欢刘振夏绘画的人,读懂这部书,有助于读懂他的艺术世界;未曾看过刘振夏画作的作者,会因为这部书而对他的绘画充满期待。

按今天的眼光,大概没人会怀疑这不是一次刻意的人为炒作。然而,它确实并非炒作。其一,当时的社会环境,尚无炒作之风;其二,刚从牛棚出来的刘振夏,无权无钱,清贫如洗,甚至连纸张颜料都要省着用,他哪来的自我炒作的经济实力?那一轮的轰动,纯然是因为他作品本身焕发的魅力。

  一个好画家不一定是位好作家,画笔与文笔的水平往往还有距离,但刘振夏做到了,画笔、文笔俱佳,正如作者所标举的创作宗旨:画英雄,画美人,画古画今,无美不画;书坎坷,书情义,书忧书乐,有情皆书。《情画未了》是一部情深意切、感人肺腑的好书。

奇怪的是,正当局面最红火的时候,在名利双至的机遇前,刘振夏却来了个干净彻底的大隐退。之后近30年,除了家人,没有人能一睹其画作。

  2006年6月底,《情画未了》繁体字版在台北、香港分别举行新书发表会,台湾著名作家陈若曦、文化人江素惠和作者对谈,围绕的中心是书中的一些小故事,引来热心读者一次次的掌声。

《情画未了》:奇人写奇书

  会后,江素惠在香港《东方日报》发表了以《情义世界》为题的文章:这场会谈座无虚席,与会者宁静地细听刘振夏娓娓道来人生道路是这样走过来,没有刻骨铭心的痛苦历练,他的作品不会如此细腻生动,更不会写出《情画未了》这本令人落泪又感叹的书籍在他的书中找到情义人性之美,乃现今社会可贵的一面。陈若曦撰文推荐此书:在他每一幅画的背后,都隐藏着为艺术献身的狂喜和激情。时代的磨练非但没有让他对生命失望,反而将他对情义的执着锤炼得更加坚定。透过这本书,你将得到一个全新的角度,重新检视自己的人生。

刘振夏的师友故旧,等了20余年不见他的片纸,却等来了一部奇书《情画未了》,昔日秘不示人的画作也首次公之于众。

  《情画未了》还有一奇:装帧、版式、插图、文字全部出自刘振夏一人之手。全书共340页,30余万字,却有画作和照片160多幅,这已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图文并茂,而是图文交融,汇成一体,达到了难以分割的地步。为了把书出得漂亮,作者苦思冥想,反复斟酌,花费了大量心血。

在花甲之年,刘振夏用了3年多的时间撰著了自述生平经历的《情画未了》。该书2006年、2007年在台湾、大陆先后出版,令许多读者为之唏嘘、垂泪、感慨,因为它引起了读者对人间真情的共鸣。

  有人评论这本书耐嚼,有人评论这本书解渴,还有人在万书丛中认定它值得收藏,因为:故事感人、文笔流畅的书有之,故事感人、文笔流畅、插图优美出自同一作者的书少之,故事感人、文笔流畅、插图优美、装帧高雅又出自同一作者的书少之又少,这样一本少之又少的书由北京三联书店出版,更少!

在这部书里,作者坦坦荡荡地把自己和盘托出,内中有对身世的娓娓讲述,有对恋情的深情忆念,有对十年噩梦的惊悚再现,也有对自己被称为画坛奇人姑苏一怪的种种剖白。有笑有泪,有情有义,一如他的水墨画作,在平实中显激情,在淡雅中求深意。令人捧读则不忍释手,掩卷则百感交集。喜欢刘振夏绘画的人,读懂这部书,有助于读懂他的艺术世界;未曾看过刘振夏画作的作者,会因为这部书而对他的绘画充满期待。

  《情画未了》在三联出版时还有一段轶事:该书印刷后,刘振夏发现有一页插图颜色稍有偏差,遂致电编辑表示希望再版改正。没想到,次日三联老总就发话:收回8000册成书,不惜代价,全部重印!三联的这一举措,体现了老品牌出版社的精品意识。为使此书更有独特的收藏价值,作者决定不在三联再版,使之成为8000本的绝版。

一个好画家不一定是位好作家,画笔与文笔的水平往往还有距离,但刘振夏做到了,画笔、文笔俱佳,正如作者所标举的创作宗旨:画英雄,画美人,画古画今,无美不画;书坎坷,书情义,书忧书乐,有情皆书。《情画未了》是一部情深意切、感人肺腑的好书。

  总有一天世人会发现他

2006年6月底,《情画未了》繁体字版在台北、香港分别举行新书发表会,台湾著名作家陈若曦、文化人江素惠和作者对谈,围绕的中心是书中的一些小故事,引来热心读者一次次的掌声。

  刘振夏主动从画坛消失,是因为他树立了更高的艺术目标。

会后,江素惠在香港《东方日报》发表了以《情义世界》为题的文章:这场会谈座无虚席,与会者宁静地细听刘振夏娓娓道来人生道路是这样走过来,没有刻骨铭心的痛苦历练,他的作品不会如此细腻生动,更不会写出《情画未了》这本令人落泪又感叹的书籍在他的书中找到情义人性之美,乃现今社会可贵的一面。陈若曦撰文推荐此书:在他每一幅画的背后,都隐藏着为艺术献身的狂喜和激情。时代的磨练非但没有让他对生命失望,反而将他对情义的执著锤炼得更加坚定。透过这本书,你将得到一个全新的角度,重新检视自己的人生。

  1989年,刘振夏被选为苏州市文联主席。之后担任苏州市政协副主席,第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别人都说他当官了,不再画画了。其实,他一直保留着苏州工艺美术职工大学的教师身份,各项社会职务均为兼职,以保证创作时间。他给自己的画室起名默存斋,甘愿在淡泊中面壁,在寂静里默默地作画。

《情画未了》还有一奇:装帧、版式、插图、文字全部出自刘振夏一人之手。全书共340页,30余万字,却有画作和照片160多幅,这已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图文并茂,而是图文交融,汇成一体,达到了难以分割的地步。为了把书出得漂亮,作者苦思冥想,反复斟酌,花费了大量心血。

  人不知而不愠。回首过去,古稀之年的刘振夏依然很平静:对人生意义的选择有多种多样,我选择了一条仅适合于我的道路。我明知名利有可爱之处,由于我的能力和精力有限,为了实现我的目标,鱼和熊掌不能兼而得之。原来只是想花个几年的时间画得更好一些再给人看,想不到竟画了一辈子。

有人评论这本书耐嚼,有人评论这本书解渴,还有人在万书丛中认定它值得收藏,因为:故事感人、文笔流畅的书有之,故事感人、文笔流畅、插图优美出自同一作者的书少之,故事感人、文笔流畅、插图优美、装帧高雅又出自同一作者的书少之又少,这样一本少之又少的书由北京三联书店出版,更少!

  他在默存斋里作画是孤独和寂寞的,他把生活的欲求降到最低,把世俗的应酬压缩到零。他在作画前,如入定的僧人,一旦拿起画笔,又变成了指挥战役的将军。每过一段时期,由他的家人进入如同大废纸堆的画室,帮他收拾战场,大量的草图和正图,都毫不留情地销毁。

《情画未了》在三联出版时还有一段轶事:该书印刷后,刘振夏发现有一页插图颜色稍有偏差,遂致电编辑表示希望再版改正。没想到,次日三联老总就发话:收回8000册成书,不惜代价,全部重印!三联的这一举措,体现了老品牌出版社的精品意识。为使此书更有独特的收藏价值,作者决定不在三联再版,使之成为8000本的绝版。

  2005年,方增先撰文《我所赞赏的奇人刘振夏》:艺术圈的热闹,变成了价位的热闹。但刘振夏坦然自处,视金钱如粪土,这是很不容易的。甘于寂寞,发展成二十几年不发表一张画,这又使人惊奇。他好像生活在真空里,再热闹也似乎与他无关。这不奇吗?奇得有点惊人,这种特立独行还是源于对写真人物画的执著。方教授说,总有一天世人会发现他,会理解他。

总有一天世人会发现他

  沉寂近30载,刘振夏带着他的一批力作复出了。2011年4月28日,他的个展在苏州博物馆展出,再次在画坛引起轰动。出席开幕式的美术评论家、中国美协中国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孙克说,刘振夏是当代中国写实人物画发展的重大收获。

刘振夏主动从画坛消失,是因为他树立了更高的艺术目标

  之后,经孙克的引见,和刘振夏素不相识的著名美术理论家邵大箴、薛永年专程到苏州看了他的画,赞不绝口,并建议他在中国美术馆圆厅办展览。在他们的一再力荐下,中国美术馆相关负责人积极协助,寂寞修正果刘振夏水墨人物画展于2012年8月21日亮相中国美术馆圆厅,展出刘振夏历年创作的精品近150幅。这是画家30年磨一剑、寂寞修正果的艺术成就的一次综合呈现,也是当代水墨人物画领域的一次重要个展。

1989年,刘振夏被选为苏州市文联主席。之后担任苏州市政协副主席,第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别人都说他当官了,不再画画了。其实,他一直保留着苏州工艺美术职工大学的教师身份,各项社会职务均为兼职,以保证创作时间。他给自己的画室起名默存斋,甘愿在淡泊中面壁,在寂静里默默地作画。

  邵大箴撰文《优秀者中的优秀者人物画家刘振夏》,写道:他的作品的过人之处是既有速写的生动性,又有创作的严谨性;既有视觉的感染力,又有耐人品评的品格。刘振夏在艺术上一丝不苟的精神来自何处?是其性格使然,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出于他的崇高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薛永年撰文《出色成就,艰难探索刘振夏的水墨人物画及其启示》,称刘振夏是后半个世纪中新时期至新世纪初融合中西派的翘楚。

人不知而不愠。回首过去,古稀之年的刘振夏依然很平静:对人生意义的选择有多种多样,我选择了一条仅适合于我的道路。我明知名利有可爱之处,由于我的能力和精力有限,为了实现我的目标,鱼和熊掌不能兼而得之。原来只是想花个几年的时间画得更好一些再给人看,想不到竟画了一辈子。

  刘振夏说:一个自我边缘化30载的画家,对当今社会一片茫然。想不到,这些大家不仅正气凛然,而且艺术眼光卓识,使我看到了混沌中的光明。我这一生的追求是值得的、幸运的!

他在默存斋里作画是孤独和寂寞的,他把生活的欲求降到最低,把世俗的应酬压缩到零。他在作画前,如入定的僧人,一旦拿起画笔,又变成了指挥战役的将军。每过一段时期,由他的家人进入如同大废纸堆的画室,帮他收拾战场,大量的草图和正图,都毫不留情地销毁。

  浮躁画坛的清凉剂

2005年,方增先撰文《我所赞赏的奇人刘振夏》:艺术圈的热闹,变成了价位的热闹。但刘振夏坦然自处,视金钱如粪土,这是很不容易的。甘于寂寞,发展成二十几年不发表一张画,这又使人惊奇。他好像生活在真空里,再热闹也似乎与他无关。这不奇吗?奇得有点惊人,这种特立独行还是源于对写真人物画的执著。方增先说,总有一天世人会发现他,会理解他。

  刘振夏闭门修炼30年,坚持不应酬、不卖画、不发表、不展览,为的是有朝一日向世人奉献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完整的人物画艺术长廊。他做到了。

沉寂近三十载,刘振夏带着他的一批力作复出了。2011年4月28日,他的个展在苏州博物馆展出,再次在画坛引起轰动。出席开幕式的中国美协中国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孙克说,刘振夏是当代中国写实人物画发展的重大收获。

  画展期间,两大本留言簿上写满了参观者的心声

近日,寂寞修正果刘振夏水墨人物画展将亮相中国美术馆圆厅,展出刘振夏历年创作的精品约150幅。这是画家30年磨一剑、寂寞修正果的艺术成就的一次综合呈现,也是当代水墨人物画领域值得期待的一次大展。

  笔精墨妙,内美蕴藉,神现形活,生机勃然。壬辰初秋为振夏兄画展助兴。人物画自20世纪难见令人心动的大手笔,振夏兄闭门修炼已见硕果,深为之高兴。程大利。中国人物画画到刘先生这个水平,在中国画坛上应该是不多的。先生入画尽情、尽性、尽意,完全投身在其中,真是可贵!可敬!可亲!可爱!中央美术学院徐仲偶。刘先生画展看了三次,先生画笔墨酣畅,有生活,传神,韵味足。又闻先生潜心作画三十载,精益求精,不卖不送,大丈夫!不知流水作画者有何感觉。先生当今脊梁!普通观众。留言者多数和刘振夏素昧平生,他们想必是看了画展之后,内心受到深深触动,挥笔留言,不吐不快。

此次展览原定于今年4月在中国美术馆的两个侧厅举办。不久前,在孙克的引荐下,和刘振夏素不相识的美术理论家邵大箴、薛永年先生专程到苏州看了他的画,赞不绝口,并建议他在中国美术馆圆厅办展览。在他们的力荐下,中国美术馆相关负责人积极协助,刘振夏水墨人物画展的展期改为8月20日,展厅由原定的两个侧厅,改为圆厅加两个侧厅。

  撰写过《二十世纪中国人物画史》的学者裔萼说,当初写书时并不知道有刘振夏这样一位画家,因为他沉潜得太深了,未能将他写入书中是一个遗憾。她感叹道:刘振夏先生以艺术为修行的执著精神给当代浮躁的画坛注入了清凉剂。因为当代很多画家的行动号角是拍卖槌的起落,已经完全不是艺术行为了,刘振夏的艺术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警示。

邵大箴先生撰文《优秀者中的优秀者人物画家刘振夏》,写道:他的作品的过人之处是既有速写的生动性,又有创作的严谨性;既有视觉的感染力,又有耐人品评的品格。刘振夏在艺术上一丝不苟的精神来自何处?是其性格使然,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出于他的崇高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薛永年先生撰文《出色成就,艰难探索刘振夏的水墨人物画及其启示》,认为刘振夏是后半个世纪中新时期至新世纪初融合中西派的翘楚。

  对绘画颇有研究的北京大学副校长吴志攀认为,刘振夏找到了中国画人物通向世界的途径我们不必像画油画一样画国画,也不必像中国过去那样画国画,完全可以有新的途径。王鲁湘、尚辉、郑工等美术界学者不约而同认为刘振夏是新时期意笔人物画的特殊个案。孙克表示,刘振夏的艺术和他的人生传奇,是一个大题目,一本大书,值得深入细致地研究。

刘振夏说:一个自我边缘化三十载的画家,对当今社会一片茫然。想不到,这些大家不仅正气凛然,而且艺术眼光卓识,使我看到了混沌中的光明。我这一生的追求是值得的、幸运的!

  长达30年,刘振夏远离画坛,排除各种利诱干扰,潜心追求艺术超越,体现了十分的自信和超常的定力。正如方增先所言:搞艺术的人如果真能得道,往往耐得寂寞。耐得寂寞这四个字每个人理解都不一样,或许要能够读懂刘振夏,就能够理解其中的真正涵义。今天是一个充满机遇也充满诱惑的时代,书画界犹如名利场,艺术受到非艺术因素的摆布,很多画家乱了方寸,随波逐流。因此,刘振夏提出画家要有牺牲精神,对艺术要有敬畏和虔诚之心。

他常把画家比作一个果农,所种的水果不止供自己品尝,让更多的人分享是最快乐的。现在的他,是最快乐的!

  中国画最为人诟病之处是应酬之作太多,甚至有人以流水作画为能为荣。刘振夏很早就意识到应酬之风对艺术创作的损害,甘于清贫,换得清净。他以研究学问的态度对待创作,以严苛的眼光审视自己的作品,力求使笔下的每个人物形象都有新意,为此殚精竭虑,废寝忘食。如他在自传中所说:我只能尽量地让自己少休息,少应酬,少扯淡。我心里真正情有独钟的,只有绘画!他笔下的人物形象各异,既有深度又十分生动,完全摆脱了时下人物画创作千人一面流水作画丑怪呆傻的积弊。

编辑:admin

  与当代高产画家相比,刘振夏的作品少而精,但件件皆是心血之作。他画《渔婆》反复揣摩,花了将近一年时间;画《旅途》不断修改,一画17年;画罗汉50多张仅留一张,其他均付之一炬

本文由188金宝搏app发布于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刘振夏是谁,刘振夏(顾振夏)出生在江西上饶附近的一个叫铅山的小山村

关键词: